《跟大师学催眠》序

2012-02-15 12:35 催眠原理 手机版

  固然已有相称多的文章(编注:指英文,中文文章极少)介绍已故的艾瑞克森博士的工作,本书仍值得鼎力推举,它不阻供给读者一个懂得艾瑞克森博士的机遇,还可透过其教学研讨会的逐字纪录,尽可能地亲热他,直接向他学习。

  依赖"无意识学习"( unconscious learning) (就如艾瑞克森在研讨会中所做的l是无比有力又直击关键的方法。然而,我们必需否认,感性层面的理解就算形象而难以书喻,仍有其魅力与价值。读者可以从参考杰,海利(JayHaley)、艾瑞克森和罗西(Rossi)、班德勒(Bandler)与葛林德(Grinder),以及其他评注者的著作中,获得更明白的参考架构,以求更瑞克森方法的重要精华。假如读者已熟习这些著作,势必更能观赏艾瑞克森的研讨会。

  先不管这本书的价值所在,受邀写这篇序言等于殊荣。我是藉由一个十分相似本书所先容的研讨会遇见艾瑞克森的。在遇见他之前的很多年,一些共事跟我在荷兰推展"导式疗法"(directive therapy)的短期治疗方法;仅是透过他及杰,海利的著述,我们的疗法便深受艾瑞克森的强烈影响。这份因缘起于凯,汤普森I KayTh0mpson )在荷兰教学催眠课程,他是艾瑞克森的旧识,我也因为他才晓得艾瑞克森在健康状态容许时仍接见访客,汤普森传授为我写了封引介信。出于极大好奇,也带著敬畏的高尚敬意,我飞到了凤凰城(Phoenix)。

  除了略有所闻他的紫色世界(编注:艾瑞克森自身因视力缘故,偏爱紫色),我不知到达时能期待什么。第一次与他会见时最感动我的,是他简单、友善的好奇,以及全然不知自己的重要性。艾瑞克森真诚地欢送我这位远从荷兰来的访客,以一个故事开始了我们的探讨I事后我才    !知道,他有意藉由那个故事来串联我们之间兴致的独特点)。这段趣闻轶事是有关弗利然人( Frisian )世代在亚历桑那沙漠豢养母牛,以及随之而来必备的灌溉他说明多年前印地安人在开挖浇灌渠道时作了个论断:"你会纳闷他们如何预知挖崛渠道的必要。"我不仅纳闷,还迷惑于该如何把他所书连结到我的访问目标。

  加入研究会后又给了我更多的纳闷,学生等待的显然是一位不平常的医治师,一种不寻常的教养法,创造简历。艾瑞克森朝学生丢石头,快要打到时,它突然变成了橡皮制的石状品。他强调:"事件不总是如它所现。"接下来他会讲个治疗个案的故事来论述这个观点。在初步检视示范个案的病史时,这些相干内容仿佛只是纯洁的余兴节目;有些人想要更深刻,以取得"真正的教导",于是问个毕竟,然而艾瑞克森又用另一个故事回应。更多进一步的问题带来更多的故事,而不是让我们消化一个故事,反刍它的意思。艾瑞克森老是开端另一个传说,有时用笑话捉住咱们的留神力,有时连过场都不著痕迹地带过。

  除了在教学时用故事开始,或结语时来个简短、一句话的解释,艾瑞克森很少解释要我们学的东西,这样的方法迫使我们得自己得出结论,而且时常是令人丧气的。这种随之而来的困惑及些许不舒畅感,是促成注意力保持在连续转换状态的方法之一,构成了艾瑞克森所称的"做作催眠状态"( natural trances),而这种天然催眠状况正可增进无意识学习。

  我带著满腹疑难参加研讨会,但从没提问,有些问题尚未出口就得到了谜底,有些甚至已超越本人能处置的讯息。回到欧洲,我开始懂得在那趟行程中抓取到的讯息,这才匆匆看见研讨会的构造。

  最即时显现的一个感触是:比起人们浏览艾瑞克森相关文献时,总天经地义地期待他的巨大,他自己却甚少强调自己是个胜利的治疗师。他强调提高有时反而来自受限的性命实质,有时仅仅源于病患诚恳接收,甚至确定自己及本身症状所带来的改变。症状的显明改良并非永远可能。听到他说"对某些个案而言,治疗师可以什么都不做"这句话,真是一种摆脱,也很抚慰--即便是艾瑞克森,也会有以为自己并不合适某位病患的时候(例如他与一位恳求治疗的口吃患者通讯所示,页202)。

  艾瑞克森一点也不想变成神话人物,他反而更像是满腔热情的手工艺老师傅,想将多年血汗得来出神入化的技巧传授给大家。他不急著给观众留下深入的印象(这兴许是他盼望防止的,可是仍是产生了),他更尽力的,是让我们跟上脚步,得到他认为对我们重要的货色,并且慢慢熟悉他。

  他对手工艺技能的喜好不仅见于艺术品与留念品的收集,潜意识,也可见诸于他告知我们有关治疗或催眠引诱(induction)的故事中。

  艾瑞克森的行事作风让我想到受训时意识的一位资深神经学学者,他也是同业中杰出的手工艺师,难下诊断的个案通常都转介给他。他从病患们一进诊疗室,就开始细,乙察看。很显著的,或者基于我们的权利,他一开始心不在焉地进行尺度程序的神经检查,溘然全部人就投入某个特定病理的问题所在,完整不用藉由其别人向来依附的试验室或复杂的检讨仪器。渊博的临床教训让他得以辨识出个别人前所未闻、在教?书中找不到、甚至是连他自己都    不见得说得出所以然来的一些隐微徽象,结合与抽离的理论。他的手段犹如艾瑞克森典型的那种令人困惑的简单;教人不禁崇敬的是,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下诊断,NLP家庭教育,犹如艾瑞克森示范如何从病患浮现自己的方法中就能找到要害因素一样。

  学生千万不要曲解了这种方法的简略,那可是很危险的。若不器重一步步?集资料的谨惯规矩,可能会误认为只有跟著直觉走就好。在艾瑞克森的教学故事中能够看见,他很少?集材料,做的是无关诊断的工作;然而他很有技巧地发展出"问得很少、得到良多"的伎俩,总是不惹人注意地失掉所需的资讯。因而,更进一步阐明艾瑞克森的诊断进程,好让他的方法更为人可用,这是很主要的。

  艾瑞克森异常看重如何运用一般精力医学或能源心理治疗所得到的不同知识。他非常仰赖有关活下去的一切常识,视其为直接休会、也是日常经验的中心,而这些偏偏是传统心理学或精神病理学迟疑未前的。艾瑞克森的诊断手法包含了解个别习惯、个人价值及特殊情境,这所有常常被认为对迷信(所谓在每一角落都可以广泛验证的知识体)不太大奉献,可是对一个人及潜能的改变,却是症结所在。艾瑞克森诊断方法的另一成分是他并非一位中破的事实?集者,而是窘境解答的搜寻者。他发展了一种特殊才干,从从前事件中可以指向将来的正向意义;从各式各样的症状里,他看见了一个更美妙生命如何可以有建设性地从新动身。

  艾瑞克森是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的,由于他发展的办法转变了心理治疗走向。当其余人集核心力剖析本来体系的毛病,并找出弥补之道时,艾瑞克森展示了如何发明潜能及如何将负面转为助力的技巧。以传统的心理治疗思路而言,典范的方式是先树立一套功效为何发生阻碍的实践,再将之应用到特别个案。然而这取向的方向总是不断呈现新的问题,因为不能把持且无奈预期的个别差别总是一直涌现。

  前述有些例子可在本书的(艾瑞克森运用的趣闻轶事)(页25)中看到。我最爱好的是那位有自杀用意的护士贝蒂的故事(页l89)。这则故事已经超出了心理治疗而臻艺术境界,自有其多重的意义。对观视者而言,它是各种催眠景象的示范;对当事人而:,它是个治疗,更是一个间接却有力的重返人生寻求之邀请。在领导她(译注:护士贝蒂)访视逝世亡与再生的天然轮回过程中,改变缓缓浮现。这过程本身是十分迷人的。请读者注意其中唯巨匠风范才有的关键:艾瑞克森不仅点诞生命的价值;他先谈到    !死亡,在贝蒂当下的思考架构中,两人相会。这则故事不仅是艾瑞克森典型的治疗手法,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他以奇特而实在的立场做这一切,反对普通专业对本能退缩的反映。其他治疗师在和个案有如斯深刻又公然的涉入后,会有勇气像艾瑞克森这样许可贝蒂自行决议吗?即使艾瑞克森会为贝蒂好像是自残身亡而遭遇责备,但在事情多年当前才终于暧昧化的现今来看,他的做法从一开始就是准确且理智的。

  理查·凡戴克(Richard Van Dyck,M,D.)

  荷兰Oegstgeest催眠临床中央荷兰学会会长

  (President ofthe Dutch Society of Clinica[ Hypnosis,Oegstgeest, The Netherlands)

  1980年六月二十四日


本文来自:全脑学习网 http://www.51zd.net/cuimian/25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