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事都能成为静心

2010-03-12 16:30 高效脑波 手机版

    这是个秘密:自动地解除(deautomatize)。如果我们能自动地解除我们的活动,那么,整个生活便成为一种静心。然后,任何小事,洗澡,吃饭,与朋友交谈,都变成静心。静心是一种品质,它可以被带入任何事情,这不是一个特殊的行为,人们总是那么认为,他们以为静心就是一个特殊的行为——当你面向东方坐着,你重复着某个咒语,点上一些香,你在特定的时间,用特定的方式,以特定的姿势来做这个和做那个。静心与那些事无关,它们所有的方式都是机械地去做它,而静心就是反对机械式的。

所以,如果你保持警觉,那么任何活动都是静心,任何活动都会对你有巨大的帮助。

 

跑步、漫步和游泳

    当你在活动时,会自然地、轻易地保持警觉;当你只是静静地坐着,很快会睡着,这是很自然的事!当你躺在床上时,要保持警觉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整个情形会助长你的睡意,但是在活动中,你自然不可能睡着,你反而会以更警觉的方式来运作。唯一的问题就是活动可能会变成机械式的。

    要学会融化你的身体、头脑和心灵,要找到你能以整体发挥作用的方式。

    有很多次发生在跑步者身上。你不可能想到以跑步作为静心,但是跑步者有时会感受到深刻的静心体验,他们会感到惊讶,因为他们并没有在寻找它——谁会认为一个跑步者正在经验到神呢?但是它确实发生了。而现在跑步正越来越成为一种新的静心方式,它会在跑步时发生。如果你曾经是一个跑步者,如果你曾享受过在空气清新的早上,大地刚刚从沉睡中醒来时的跑步,你很清醒——你正在跑步,你的身体正优美地运动着,新鲜的空气,从夜晚黑暗中再次复苏的新的世界,一切在周围唱着歌,你会感受到如此充满生机……跑步者消失的那一刻来临了,只有跑步存在着,身体、头脑和心灵开始一起运转,突然地,内在激烈的兴奋被释放了。

    跑步者有时已经达到了第四层面的经验,特丽雅(turiya),尽管他们会错过它——他们会以为跑步是他们享受的时刻:这是美丽的一天,身体是健康的,世界是美好的,而这只是一种心情,他们不会记下来,——但是如果他们将它记下来的话,那么据我的观察就是,一个跑步者能比任何其他的人更容易接近静心。

    漫步会有很大的帮助,游泳也会有很大的帮助,所有这些事都必须被蜕变成静心。

    丢掉旧的静心观念——那个意思就是用瑜珈的姿势,坐在树下,这就是静心。而这只是方法之一,这或许适合一些人,但这并不适合所有的人,这对一个小孩就不是静心,而是折磨;对一个活跃的年轻人而言,这是压抑,而不是静心。

    开始在早上跑步,开始跑半哩地,然后跑一哩地,最终至少跑三哩地,用你的整个身体来跑步,不要像穿着紧身衣似的跑步,要像一个小孩一样,用整个身体来跑——用手和脚——来跑步。呼吸要深入到腹部。然后,坐在树下,休息,流汗,让凉风吹拂,感受平和,这会有非常深刻的帮助。

    有时不穿鞋,只是站在地上,感受清凉、柔软、温暖,无论什么土地,准备好进入那一刻,只是去感受它,让它流过你,也让你的能量流入大地与大地相连接。

    如果你是与大地连接的,那么你也是与生命相连接的;如果你是与大地连接,那么,你也与你的身体相连接;如果你是与大地连接的,那么,你会变得非常敏感并且成为中心——而那正是所需要的。

    永远不要成为一个跑步专家,保持做个业余爱好者,好让警觉可以保持下去。如果有时你感到跑步已变得机械了,那就扔掉它,试着去游泳;如果那也变成机械的了,那么就试着去跳舞。要记住的关键就是运动只是创造觉知的情景,当它创造觉知,它就是好的;如果它停止创造觉知,那么它就再也没有任何用场,要换另一种运动,你必须再次变得警觉。决不要让任何活动变成机械的。笑的静心

    笑会将一些能量从你内在的源泉带到你的表面,能量开始流动着,就像一个影子跟在笑的背后,你看见它了吗?当你真正地笑的时候,那些时刻你正处于深深的静心状态,思想停止了,笑和思想同时在一起是不可能的,它们是截然相反的:你不是在笑,就是在思想。如果你真正地在笑,那么思想就停止了;如果你在思想,那么,笑也就会很勉强,皮笑肉不笑,它会是个残缺的笑。

    当你真正地笑的时候,突然,头脑消失了。据我所知,舞蹈和笑是最好的、最自然的、最容易接近的门。如果你真正地舞蹈,那么思想就停止了,你不停地舞蹈,不停地旋转,然后你就变成了一个旋涡——所有的界线、所有的分裂都会消失。你并不曾知道你的身体的极限就是存在的开始,当你融入存在,那么存在也融入你,其中会有层层叠叠的界线,而如果你真正地在舞蹈——不要去摆布它,而要让它来摆布你,让它来占有你——如果你被舞蹈所占有,那么思想就停止了。

    笑也同样如此,如果你被笑所占有,那么思想就停止了。

笑可以成为一种无思想状态的美丽的倡导。

 

有关笑的静心的要领

每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睛之前,像一只猫一样伸伸懒腰,伸展你身体的每根神经,三、四分钟以后,仍然闭着眼睛,开始笑,只要笑五分钟,起先你会是做它,但很快你发出的声音会是真正的笑,将你自己消失在笑中,这或许要化上几天功夫才会真正发生,因为我们还不习惯这种现象,但不久以后它会自然地发生,会改变你整个一天的性质。

 

 

    在日本,有一个笑佛、布袋的故事,他的全部的教导就只是笑,他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市场到另一个市场,他会站在市场中央,然后就开始笑——那就是他的布道。

    他的笑是有传染性的,是一个真正的笑,他的整个肚子会随着笑而抖动,震颤,他会笑得在地上打滚。人们会聚集在一起,他们也开始笑,然后那个笑会散播开来,形成笑的浪潮,整个村子都会被笑声所淹没。

人们常常会等待着布袋来到他们的村庄,因为他带来了那么多的快乐,那么多的祝福,他从来不说一句话,从不。你问有关佛的事,他会笑;你问有关开悟的事,他会笑;你问有关真理,他还是笑;笑是他唯一的信息。


本文来自:全脑学习网 http://www.51zd.net/qianneng/naobo/10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