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面对死亡

2010-03-15 11:08 高效脑波 手机版

    生命是通向死亡的漫长旅途。在生命之初,死亡便已经降临。从你诞生的那一刻起,死亡便已开始向你靠近;而你也已经开始走向死亡。

    然而人类的头脑所遭遇的最大的灾难恰恰是因为它抗拒死亡。抗拒死亡意味着你将错过最伟大的奥秘。抗拒死亡同时也意味着你将错过生命本身——因为它们彼此间是如此紧密地联系着,它们无法一分为二。生命在生长,死亡是它的花开。旅程与目的地是不可分的——旅程以目的地为终点。步人死亡

    湿婆说:“注意火焰正通过你的身体在上升,从脚趾开始向上蔓延,直至将你的整个身体燃烧成灰烬,但那不是你。”

    佛陀非常喜欢这种技巧;并且他把这种技巧传给了他的门徒。

    每当有人接受佛陀的点化时,第一件事便是:他让他去火化场,观察尸体的焚化,一具死尸的焚化。整整三个月他不需要去做任何事情,而只是坐在那里观看。

佛陀说:“不要去想它,只是看着它。”但这很难做到,你会禁不住地去想你的身体迟早也会被焚烧。

    如果你非常害怕死亡,那你就不能用这种方法。因为恐惧会阻止你,你就无法进入它。或者你只能留于表面地去想象它,而你的灵魂深处却无法深入其中。于是,对你来说便什么也不会发生。

    记住,无论你害怕与否,死亡是唯一确定无疑的事。在生命中,除了死亡,没有一样事情是确定无疑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只有死亡是必然的。其它所有的一切都是偶然的——它可以发生,它也可以不发生——只有死亡不是一种偶然。再来看看人类的头脑。我们总在谈论死亡,仿佛它是一种偶然。每当有人死亡了,我们会说他死得太早了。每当有人死了,我们就会谈论,似乎那只是一种偶然。只有死亡不是一种偶然——只有死亡。其它每一件事都是偶然的。死亡则是确定无疑的。你终究要死。

    我说你终究要死,听起来似乎是将来的事,非常的遥远。其实并不是如此——你已经死了。在你降生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死了。伴随着你的出生,死亡成了一种必然的现象。事物的第一部分发生了——降生;现在只剩下第二部分,这后半部分终究是要发生的。所以你早已经死了,你早已半死了,因为一个人一旦降生于世,他便已经来到了死亡的领地,步入了其中。现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去改变它,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改变它。你已经步入了其中。你已经随着出生而半死了。其次死亡并不是最终才发生的;它已经在发生着了。它是一个过程。就如同生命是一个过程,死亡亦是一种过程。我们创立了二元论——但生命与死亡就如同你的两只脚,你的两条腿,生命与死亡是同一个过程。你每一刻都在死去。

    让我这样来阐述吧:当你吸气的时候,那是生命,而当你呼气的时候,那便是死亡。

    一个孩子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吸气。初生儿不会呼气。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吸气。他无法呼气,因为他的胸腔内没有空气;他只能吸气。他的第一个行为就是吸气。而老人,在他临死的时候,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呼气。临死的时候,你不会吸气——你会吗?在你临死前,你是无法吸气的。最终的一个行为不可能是吸气,最终的行为只会是呼气。最初的行为是吸气,而最终的行为则是呼气。吸气是生命,呼气是死亡。但你每时每刻都在同时做这两件事——吸气,呼气。吸气代表生命,呼气代表死亡。

    也许你不曾注意过,但要试着去注意它。每次你呼气的时候,你都会更加舒坦些。深深地呼气,你将会感觉到内在有某种平和。每次你吸气的时候,你会变得很紧张,你会变得很激动。急剧地吸气会制造出紧张。通常情况下我们一般总是注重吸气。如果我让你深呼吸,你将总是从吸气开始。

事实上,我们害怕呼气。这就使得我们的呼吸变得很浅。你从不呼气,你不停地吸气。只有身体在不断地呼气,因为身体无法只靠吸气而存在。它两个都需要:生命和死亡。

 

第一步

    去试着实践一下。全天,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记着,要深深地呼气,不要吸气。让身体去吸气;你只需深深地呼气。你会感觉到一种很深的详和,因为死亡是安详的,死亡是平静的。如果你能注重呼气,更多地注重呼气,你会感觉到无我。吸气将会使你更多地感觉到自我,而呼气则会使你更多地感觉到无我。要更注重呼气。全天,无论何时想起,你都要深深地呼气,不要吸气。让身体去吸气;你什么也别做。

    注重呼气对你做这种尝试会有很大帮助,因为这样你会对死有所准备。这种准备是必须的,否则这种方法就没有多大作用了。而只有当你以某种方式尝试过死亡以后,你才能够有所准备。深深地呼气,你就能尝试死亡的滋味。那将是非常美丽的。

    死亡确实是美丽的,因为没有什么能像死亡那样——如此平静,如此轻松,如此安详,如此泰然自若。但是我们害怕死亡。那么为什么我们会害怕死亡呢?为什么我们会对死亡存在那么多的恐惧呢?我们害怕死亡并不是因为死亡本身——而是因为我们不了解它。你怎么可能去怕一件你从未遇到过的事情呢?,你怎么可能去怕一样你从不知道的东西呢?至少你必须了解了以后才会害怕。因此,事实上你害怕的并不是死亡;你害怕的是另外一些东西,你从未真正生活过——那才造成了你对死亡的恐惧。

    这种恐惧之所以会产生,是因为你并没有生活过,所以你会害怕——“我还没有活过,如果现在死了,那还有什么呢?一切都还没有完成,我还没有真正地活过,我却要死了。只有那些没有真正活过的人才会惧怕死亡,如果你活过,你就会欢迎死亡的到来,就不会有恐惧。你已经领悟了生命,现在你将同样去领悟死亡。但由于我们对生命本身的害怕,我们并没有真正地领悟它,我们并没有深入地进入它。由此便产生了对死亡的恐惧。

如果你想进入这种方法,你就必须去觉知这份深深的恐惧,并且你必须抛开这份深深的恐惧,清洗掉这份恐惧,只有到那时你才能进入这种技巧。这样做会对你有所帮助:多注重呼气。由此你一整天都会感到很轻松,并会产生一种内在的宁静。

 

第二步

    如果你做另外一种尝试,那会加深你这种感觉。只需每天十五分钟深深地呼气。坐在椅子上或地板上,深深地呼气。呼气时闭上双眼,在空气呼出来的同时,你便进入了。然后让身体去吸气,当空气进入的时候,睁开双眼,那样你便出来了。这正好是相反的:空气出来的时候你进入,空气进入的时候你出来。

    当你呼气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个内在的空间,因为吸气意味着生命。当你深深地呼气时,你便成空了,生命随之离去。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早已死了,在那一瞬间你已经死了。在死亡的宁静中,要进入你的内在。空气排了出来:你闭上眼睛便可以进入内在,那里有空间,你可以随意移动。

在运用以下技巧前,先做十五分钟这种尝试,这样你就可以有所准备——不仅仅是准备,而是去欢迎,去接纳。对死亡的恐惧就会消失,因为此刻死亡就象是一种放松,死亡就像是一种深入地休息。

 

第三步

    就地躺下。首先想象你自己已经死了;你的身体就如同一具死尸。躺下,然后将你的注意力放在脚趾匕。闭上双眼进入内在。将你的注意力放在脚趾上,感觉火正从那里向上蔓延,一切都被焚毁了。随着火焰的上升,你的身体在逐步消失。从脚趾开始慢慢地向上移动。

    为什么要从脚趾开始呢?这样做比较容易,因为脚趾离你的我、自我很远,你的自我存在于你的头脑里。你无法从头部开始,这将会是很困难的,所以要从最远处开始——脚趾是距离自我最远的地方。要从那里开始燃烧。感觉你的脚趾被焚毁了,只剩下了灰烬,然后慢慢移动,火焰焚烧了所经过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部位,双腿,双股,全都将消失。

    就这样继续去想象它们都变成了灰烬。火焰在向上蔓延,它的所经之处都已不复存在,都变成了灰烬。继续向上,最后头脑也消失了。你便成了山上的观照者。身体留在那儿——没有生命,烧毁了,成了灰烬——而你将会是观照者,你将会是那个观照,这样的观照没有自我。

    这种技巧对达到无我状态很有益。为什么呢?——因为这其中包含了太多的东西。它看上去很简单;但其实并不怎么简单。其内部结构很复杂。首先:你的记忆是身体的一部分。记忆是物质的;所以它能被记录——它被记录在脑细胞里。它们是物质,是身体的一部分。你的脑细胞可以被切除,而一旦某些脑细胞去掉了,某些记忆便会从你身上消失。

    记住,有一点必须要领悟:如果记忆犹存,那么身体就还在,而你只是受到了愚弄。如果你真正深入进去了,感觉到你的身体是毫无生命的,你的身体正在燃烧,而火焰已经完全摧毁了它,那么在这一刻你是不会有任何记忆的。在观照的那一瞬间,没有头脑。一切都停止了——没有思想活动,只是在观照,只是在目睹所发生的一切。

    一旦你领悟了这一点,你便可以长久地保持这种状态。一旦你领悟到你可以将你自己与身体分开——这种技巧只是一种将你与你的身体分离的方法,只是在你和你的身体之间制造一个空隙,只是暂时离开你的身体。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你就可以存在于身体之中,而游离于身体之外。你就可以继续像以前那样生活,却再也不会回到从前。

这种技巧至少需要花三个月。要持之以恒。这不会在一日之内见效,但如果你坚持每天做一小时的话,三个月之内,想象会突然加入进来,间隙就会形成,而你将会亲眼目睹身体燃成了灰烬。那时你便能够观照了。

在观照中,你会认识到一个深刻的现象——自我只是一种虚假的存在。它之所以会存在,那是因为你被认为是等同于身体,等同于思想,等同于头脑的。但你都不是——既非头脑,亦非身体。你与你周围的一切完全不同,你与你周围的一切完全不同。

 

庆祝死亡

    我曾听说过三个和尚。没有人提起过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从不把他们的名字告诉任何人,他们从不回答任何问题。所以在中国,人们只是简称他们为三笑佛

    他们只做一件事:他们每到一个村庄,就站在集市中,然后开始大笑。这一下子便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而他们则会全身心地大笑不止。于是别人也会受到感染,聚成一群看着他们笑,最后整个人群便也会开始大笑。怎么回事?于是全镇的人都会参与进来,那时他们便会转到另一个村镇。他们非常受爱戴,他们唯一的布道,唯一的启示——便是欢笑。他们从不去训导,他们只是营造这样一种情境。

    最后他们名扬全国——“三笑佛。全中国的人都爱戴他们,尊敬他们。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布道——即生命必须只是一种欢笑,除此之外它什么也不是。他们并不是特别在笑某一个人,他们只是在笑,仿佛他们刚听明白了一个极大的笑话。他们不用一个词却在全中国范围内播撒了那么多的欢乐。人们会问起他们的名字,但他们只顾大笑,由此而得名——“三笑佛

    后来他们老了,在某个村庄三个和尚中有一个死了。整个村庄的人都在热切地期待,都在满心地盼望,因为现在他们中有一个人死了,他们至少应该哭泣一下吧。这是很值得一看的事情,因为甚至没有人能够想象他们会哭泣。于是全镇都聚集到了一起,两个和尚站在第三个和尚的尸体边大笑,那简直是在捧腹大笑。于是村民们问道:至少要解释一下吧!

    终于他们第一次开口说话了,他们说:我们之所以在大笑,那是因为这个人赢了。我们总想知道谁会最先死去,现在这个人击败了我们。我们在笑我们自己的失败,我们在笑他的胜利。另外,他和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我们一同欢笑,我们喜爱彼此的共处,彼此的存在,我们没有别的方式可以与他作最后的告别。我们只能欢笑。

    整个村庄的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但当死去的和尚的尸体被抬上火葬用的柴堆时,村民们才意识到不仅这两个和尚在开玩笑——甚至连那个已死的和尚亦在大笑。因为这个已死的人曾对他的同伴们说过,不要给我换衣服!按照传统,一个人死了以后,会有人给他换衣服,洗身子,所以他说不要给我洗身,因为我从来就不曾脏过。在我的生命中有了那么多的欢笑,所以任何杂质都无法在我附近堆积,无法接近我。我不曾沾染过任何尘灰;欢笑总是使人蓬勃、年轻。所以不要给我洗身,也不要给我换衣服。

    于是,人们尊重他的意愿,没有给他换衣服。当尸体被安放在火堆上时,他们突然意识到他在他的衣服下面藏了许多东西,而那些东西开始……是中国焰火!!于是全村的人都大笑起来,而那两个和尚则说道:你这个无赖!你虽然已经死了,可最终你还是再次击败了我们。真正笑到最后的还是你。

当人们懂得了这个宇宙整个是个笑话时,便会有一个宇宙级的笑,那是最高的,只有一个佛才会这样大笑。这三个和尚一定都是佛。


本文来自:全脑学习网 http://www.51zd.net/qianneng/naobo/12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