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α波为指标的脑力开发实绩显著

2010-03-20 23:06 高效脑波 手机版

作者:志贺一雅
关于α脑想在此特别强调的是,对于人脑虽有诸多不明之处,但α波效用却已经在数项领域被加以确定。α波被应用的一个例子是运动选手的心智训练。
运动家讲究“心”、“技”、“体”,经由练习使身怀技艺,储备体力、耐力并磨其心志是必修之课。有许多选手技艺与体力皆备,惟其心志不坚,令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坐禅或皈依宗教等,不断重复尝试错误,结果仍解决不了心的问题者颇多。所以才会有在练习时屡破纪录,但遇真正重要比赛时,结果却令人不敢置信。
所以心智训练的必要性倍受重视,特别是印象式的训练更是受到瞩目。但是不知怎么的,这种印象式的训练成果并不令人满意。
相对地,我所负责的运动队伍或运动选手得到了确实的效果。东芝的女子排球队在实业团联盟全胜优胜,岩濑理惠、阿部正枝等选手都得到个人奖;大发工业的女子田径队马拉松部分,小鸭由水选手树立日本新纪录,浅利纯子选手在世运会得到金牌……。最近职业高尔夫球选手接连获得优胜,成果显著。
不仅是运动而已,准备升学的考生学藉由α强化训练提高了学习效率,在考场沉着冷静而发挥实力。不论是企业的营业人员提高业绩,或技术部开发热门商品,各种不同的领域都得到良好的成效。
我认为,这些事实被社会大众以普遍的现象认知只是时间的问题。然后,脑力发挥的结构即得以科学方法来阐明了。在达到该阶段之前,我希望暂以现象论喻之,尊重此经验法则。从经验而言,与其一个发接受α训练,不如有相同目的的一群人,边听音乐边放轻松地来练习效果较好。
α波具有给予心灵宁静的“F分之一振动”
边听着音乐容易出现α波,此种状态得以物理的角度来解释,或许有些太过专门,我们称之为“F分之一振动”。甚有研究此“振动”的学会,探索人类的精神活动,足见F分之一振动拥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不论是自然界的声音也好,音乐也好,所有的声音都有周波数或强弱的变化,而其变化便是一种振动,有一定的规则性。在与周波数(F)的逆数呈比例的能量分布之时,我们便会感觉到安心、愉快、无忧无虑。
再具体地说,风平浪静之日的波浪的声音,或是小河潺潺流水的声音便是如此。听到这种声音,谁都不例外地会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这正是因为声音振动呈F分之一的规则性。
另外,倾盆豪雨的声音、瀑布的声音、蒸气车头的声音等等,只要听上一会儿就巴不得赶快离开,甚至会有不安或恐怖的感觉。因为那声音的振动大大地脱离了F分之一的规则性。脱离的差距越大,则我们越感到危险。
事实上,从第四十三页的图可以看出脑波中,α波周波数的振动或强弱的振动很漂亮地附在F分之一之上。反之,β波则与F分之一相去甚远。
只要处于α状态,便能精神安定,易于发挥脑力,也可从此看出。
“母亲的精神状态若不安定,婴儿的精神状态也不会良好”。这也可用F分之一来说明。母亲处于焦虑不安时,脑波就变成β波。被母亲抱着的婴儿亦因而感到惶恐不安,哭了起来。这亦能证明胎教是有多么重要了。
结果,地球上的生物在进化的过程为求得更安全的环境而存活下来,最后培养出了只要处于F分之一振动便算安全的智慧。人类的脑亦承受了此种智慧,只要处于F分之一的环境就能感到无忧无虑,自然而然脑波中α波的F分之一振动便成为一安定系数了。
在恶劣的条件下每天听音乐,α波也不会出现
音乐中有符合和不符合F分之一的音乐。一般说来,像莫札特的这种古典音乐,尤其是节拍在六十左右的轻音乐,亦被认为有使人心神稳定的效果。
但是我以一百名学生为对象做一次实验,才发现事实不尽然如此。喜好爵士乐或摇滾乐的年轻学生们,在听了F分之一的轻音乐后中,β波仍佔优势,α波极少出现。反之,节奏强烈的摇滾乐反而使α波以压倒性的态势出现。
有趣的是,在放轻音乐之前,先说明“这音乐是专为安定心神而作,听了的人绝大多数都会出现α波”,再给受测者听,几乎所有的人都出现了α波。
透过此种实验,我得到了一个确信。那便是使用音乐来活化我们的脑时要用F分之一振动,若加上暗示的效果则更淋漓尽致。我们无法调查测出各个的效果如何,但我们可以把音乐本身的效果(F分之一)、条件反射(心情愉悦)、暗示效果都认为各有三分之一。
在恶劣的条件下就算每天听音乐,也有反而招来反效果的时候。最好的例子就是背景音乐(BGM)。
BGM曾经大为流行。只要在工场线上一放音乐,单调作业的不愉快就会受到缓和,生产性亦大大地提高。当初这些音乐的确使人心情愉悦不少,但是到最后不论听多棒的BGM,工作本身的枯燥并未因而解除。也就是说,BGM对于惹人厌的工作或许为效率不升反降,BGM没多久亦销声匿跡了。
α状态克服癌症
α波与健康之间的关系,也有颇堪玩味的事实出现。例如癌症一直被认为是不治之症,果真如此吗?的确据统计显示,在三个中就有一人死于癌症,或许是因为环境污染使得致癌物质增加也说不定。
但是,若生物拥有坚强的适应能力,照理说在污染的环境中也能具备有强韧的生命力才是。若发挥此种生命力,癌症亦可克服。若仅投以药物和物理的处置,则可能只是再多受副作用之苦而已。
报纸曾刊登调查接受过胃癌手术患者的再发率。A、接受胃的一部或全部摘除手术的患者;B、手术后仍持续接受制癌剂的患者;C、手术后制癌剂与免疫活性剂并用的患者,共分三批统计。
A的再发率为百分之二,B为百分之七,C是被认为最理想的却有百分之十四之多,差了有七倍之多。或许是A患者的症状较轻,C是重病者也说不定,但也可突见自然治愈力的端倪。
在美国有一种由卡尔·赛门所主持的有趣的赛门療法。对于末期癌症患者施予自律训练法或生物体自我控制(Biofeedback)法,让他们的身心放轻松,并加上癌细胞受到白血球(T淋巴球)的攻击而消灭的暗示,使患者们处于积极而愉快的生活环境,最后活化了细胞的免疫机构,使癌细胞退却甚至消灭而痊愈。
他的著作《Getting Well Again》使他成为百万畅销书作家,在我参加美国生物体自我控制学会时蔚为话题,令我印象十分深刻。
在日本,仓敷市柴四医院的伊丹仁郎先生所主持的“生存价值療法”也是一个受到瞩目的细胞免疫机构活性化方法。即便是末期癌症患者亦有痊癒的可能性,采取积极生活的态度,实践自律训练法或暗示療法,偶尔从事体育或挑战高山的活动。虽然有人批评鲁莽轻率,但仍是大队人马登上富士挑战欧洲的最高峰蒙布朗,透过所谓的行动療法,保持开朗、肯定的想法和行动度过每一天。成功网
虽然面对的是癌,但藉由每天体认生存的价值,从脑中分泌满足与挑战的荷尔蒙,活化T淋巴球或NK细胞(自然杀手,NatureKiller)来击退癌细胞。让细胞的免疫机能升到最高点来行动,是伊丹医生的指导原则。我数次拜访柴四医院,并详细观察临床情况,确定这和希望导出α波的优势状态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最近和位于洛杉机的杜尔医科大学的曼特·葛南博士共同研究,从事调查祈祷或冥想、快乐想像等心理状态与α波佔优势时的电气生理状态间的关连,和与NK细胞免疫机能处于活性化状态时之间的关连,并做实验。
我们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召开的医学国际会议连名提出报告。内容为,处于α波强烈出现的意识状态下,NK细胞会活性化的事实;与虽然测定例仍不多,但祈祷时α波会强烈出现,而祈祷者的NK细胞也会活性化。
志贺一雅简介:日本科学家,日本脑力开发研究所所长,工学博士,著有畅销书《阿尔法脑波革命》。


本文来自:全脑学习网 http://www.51zd.net/qianneng/naobo/14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