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想中的高僧的脑波出现美妙的α波

2010-03-20 23:07 高效脑波 手机版

不仅是脑波研究者,现在一般人也对α波日渐关心。打到我研究所的电话数量增多,购买训练α波装置的大有人在。α波如此受到瞩目的理由,我想有两个背景。
第一是对高度技术社会的反动。随着技术的进步,物质文明几乎达到顶点。拜其所赐,这个世界变得非常方便,但人类是否因而精神上得到满足感却值得怀疑。与其说是活着的喜悦,倒不如说越活越空虚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不禁要问,人类所制造出来的文明空间给人类带来了什么。
这种倾向,在实际上处在高科技现场的人特别强吧!或许他们为了能亲身参与高度的技术而感到自豪,但对于他们的工作内容必然感到不快。环境过于人工,作业流于机械。这实在不是人该做的工作!陷入这种情绪亦不为过,有时表面上满足是,但潜意识中却有所不满。
现实中参与高科技的人,不仅仅是精神上的负担而已,肉体也多感不协调。视力低弱,头痛欲裂的人所在多有,女性则为生理失调所恼。每天做得精疲力竭,实在无法感到自己是健康之躯。
如此一来,诸如人活着为何、快乐是什么等问题开始源源不绝于耳。这个问题不会太简单就能求得答案才是。对于人类生命根源的关心更是居高不下。我想,或许可以从α波之中求得端倪。
第二则是前面已述及,对于人类“脑”的兴趣。对于人脑的机能,任谁都相当关心,可是到目前尚无一令人满意的解答,脑,始终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话又说回来,也由于电子工学技术革命新的成果,才得以一点一点慢慢地解开脑中之谜。
的确,人脑依然宛如黑洞,怎么样才称得上是头脑好?什么叫集中力?对这些问题的答案,看来得藉α波的研究来解开了。对此问题关心之强,我们称之为社会现象之一并不为过才是。
α波备受瞩目的契机,肇于坐禅的冥想
可是,再怎么对脑的构造有兴趣,若仅止于研究,是一点儿好处也没有的。若不能活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一点意义也没有。
关于此点,α波的研究对于人类生活贡献的可能性大大地提高,纵使对于脑这个大黑洞的内容不明之处甚多,但只要观察α波,总算得以嗅出一点相关人类生活的蛛丝马跡。
现在对α波的普遍认识越来越高,若说是股“α波热”,这可算是第二波。第一波热潮,须回溯到一九六0年代后半。
那时掀起这股热潮的,是坐禅时的冥想。测定冥想中的高僧的脑波,便出现了美妙的α波。那时,对于禅究竟为何物的关心席卷世界,而带动出这股东方热的理由之一便归α波了。
当时,在美国出现了一称之为嬉皮的年轻人。他们对于特质文明的颓废心生厌恶,一味地企求身为人类的自由,在他们寻寻觅觅的结果,发现了东方思想是特质文明的对极,特别是对于禅的神秘性心意不已。
嬉皮在欧美掀起重新检视东方“禅”的风潮。禅的“忘我之境”,便是人类所求的最高精神世界的这种认识,在各地散播开来。如同前述,由于技术的进步,冥想成了研究的对象。打头阵的便是美国了。
进入冥想,达到“忘我之境”的人是相当了不起的。此刻,脑中发出α波。α波与人类的精神生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观念产生,同时这亦被认为是解开人类脑机能之迷的线索。
甚至于经由研究而解明了许多事情。在恍恍惚惚之时,或临睡前朦朦胧胧之时,会出现α波。易言之,在精神处于安逸状态时,便和α波产生关系。
α波容易出现的状态持续下去,心情便较为轻松。如此一来,α波甚至亦可用来做为对付压力的对策。此外,若集中意识会出现α波,便可将α波做为一个指标,而必然会有各式各样的活用方法。
随着研究日趋进步,可以了解α波悠关人类的想像力和创造力。如此一来,α波便可被认定为头脑开发或对心理健康的有力手段了。
电子禅的热潮给α波的研究浇了一盆冷水
本来“冥想α波”的观念并非毫无问题。因此,曾经α波的研究多多少少变成了一种应景的现象。
分析冥想中的僧侣的脑波,是日裔心理学者裘神先生。“无我”或“无”这种境界,若非自己亲身体验,是完全不能理解的。
为了调查冥想究竟是指心理、生理的何种状态,神野先生将日本禅僧请至研究室坐禅,做了各种测定。连同脑波,亦测定肌肉的紧张度、呼吸数、血压等等,对冥想中出现α波时特别注意。当时正值美国刮起一阵东方热,神野先生“冥想=α波”的研究发表,也在报纸上宣腾一时。
但也许是热过了头,方向有了偏差。坐禅要到“忘我之境”,不修行个十年、二十年是不行的。这对一般人而言是做不来的,但若是要让脑波出现α波的话,则较不成问题。换句话说,由“α波等于冥想”来取代“冥想等于α波”,“速成禅”或“电子禅”亦可能造成轰动。
如此一来,α波的研究本身就会变得很“漫画”了。将学生们的头戴上脑波计,α波一出现便有哗的信号,或者会有灯号点灭滅。至少可以解释为只要是α波出现,便同等于达到冥想的状态。
话虽如此,学生们想必仍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要如何才会出现α波,得开始想想各种办法。姿势该如何摆、呼吸该如何调整、要在心中描绘何种景象,在尝试各种方法当中找到了有效的方法。
现在想起来真是头脑有些短路,但不论是教授或学生皆颇当一回事,证明大家很有毅力。当中,为了提高学生们的士气,甚至利用只要出现α波便给与报酬的方法。学生们为了拿到那笔钱皆凝神努力挤出α波。
当时有了成果,便有了α波很容易就能出现、谁都有办法冥想等结论,又引起一阵骚动。当然就出现了反动的论调,质疑迭生。
纵使出现了α波,和冥想的境界仍有很大差别的反论出现了,实际上,在自己心生杂念时亦有可能出现α波,故有此种反论自不足为奇。这也可说是此波热潮的顶点。在出现了冥想与α波根本是两回事的议论之后,在70年代中期“α波热”亦急速冷却。成功网
拜其所赐反而使研究回归正途中。我本人亦对“α波等于冥想”的说法抱持怀疑,脑波只不过是电气生理的指标而已。要将其与冥想等宗教的心理状态结合,未免牵强了点。光凭出现了α波,是不足以说是达到了冥想的境界的。换句话说,α波是冥想的必要条件,而非绝对条件。
在美国的“α波革命”之后,脚踏实地的研究继续进行。在美国的学会亦有多数关于α脑波的研究论文被提了出来。我想从此应立足于对α波正确的认识之后,再来做实践的应用吧。
志贺一雅简介:日本科学家,日本脑力开发研究所所长,工学博士,著有畅销书《阿尔法脑波革命》。


本文来自:全脑学习网 http://www.51zd.net/qianneng/naobo/14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