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脑最佳状态是处于α波的状态

2010-03-20 23:47 高效脑波 手机版

作者:志贺一雅
不管在学校或办公室,都有头脑异于常人,工作成绩卓越的人。对这些人,我们常“那个人天生脑筋的构造就和普通人不一样”来解释。或许脑筋好坏真是命中注定,莫可奈何,但是,我们就这么简单地算了吗?
人类,不要说是脑的功能,连身心的状态亦可控制—-从事脑波研究以来,越是加深我此种信念。本来,每个人都有一副很棒的头脑,问题在于,要如何高明地活用它呢?
这二十年来,脑生理学或脑化学的进步显著,关于脑的构造或功能有各种的实验研究被发表出来,同时对于人脑的关心亦有日渐提高的趋势,电视或报章杂志有关人脑的报道激增,呈现一股“人脑热“的现象。
人脑研究虽呈飞跃式的进步,解开的却只不过是一小部分而已。人脑对我们而言仍然宛如黑洞一样。澳洲的神经生理学者艾克鲁斯说,“我们的头脑真能了解我们自己的头脑吗?”这可说是对人脑研究的反问。
世界上最精密、最优秀的便是人脑,而想要去弄清楚人脑结构的,亦是人脑---人脑能了解人脑到何种程度呢?既然不能解剖活人的脑来做实验,脑的研究便会是永远的研究题目,而解开人脑之迷,近来备受瞩目之一的便是“脑波分析”了。脑波分析将人类精神活动与脑间的关连,在相当的程度上已弄得十分清楚。
我多年来从事脑波的研究,分析数人的脑波,其结果能在此斩钉截铁地说的,是我们的头脑在保持最佳状态,将能力做最大限度的发挥时,脑波所呈现的是处于阿尔法波(以下称为α波)的状态。
那么,何谓α波?相信很多从不管看了多少书仍不知所云吧!我希望藉此从最基本的观念开始谈起。
人类是一种动物。所谓动物,是指会动之物。而动,便是一种如波浪的摇摆,若重复同样的动作便会成为周期性振动。此外,若交替不同的动作,振动亦随之变化复杂。
人脑中有许多神经细胞在活动着,而呈电气性的变动。也就是说,有电气性的摆动存在。一旦捕捉到此种摆动,它看起来就像波浪一样。这种电气性的振动,我们称之为脑波。
在某种意识下,脑波的振动数随之改变。用一句话来说明脑波的话,或许可说它是由脑细胞所产生的生物能源,或者是脑细胞活动的节奏吧。
说得稍微专业一点,便是脑神经细胞在传达讯息时,所发出电气性的推进力。而脑神经细胞则经由各种交错重叠的电气性网路来发生作用。我甚至可说,脑波便是这种电气性运动的反映。
再深入调查,我们得知除了电气性的振动之外,虽然极其微弱,尚有磁气性的振动存在。我们将之称为“脑磁图”。
脑波约在四十年前始能被正确地测定到。但是脑波本身的存在,早在之前便被发现了。
十九世纪末,德国的生理学家汉斯·柏格看到电鳗发出电气,认为人类身上必然有相同现象,而发现了人脑中电气性的振动。尔后研究虽持续进行,但当时不如现在有发达的电子工学科技,想必吃了不少苦头吧!可惜当时种瓜得豆,成效不彰。
后来,藉由图表来捕捉脑波,才得知振动的存在。由于这和人类的意识活动有某种程度的对应,因而引起许多研究者的兴趣。
在此阶段,已经有了α波这个名词。一旦测定这原形不明的振动,常常会得到律动的漂亮波形。姑且将之名为α波。名称本身并非含有什么深远的意义,因为是最早发现的,便以希腊文第一个字母α命名。其他以外的脑波则称之为β波,以和α波有所区别。
之后,随着研究者增加,脑波和意识之间的关系慢慢地被解明了。在睡眠时的脑波明显不同,将之称为θ波;熟睡时说更不同了,我们称之为δ波。
后来由于电子工学技术的进步,脑波的周波数亦得以测定,脑波研究呈飞跃式的进展。国际脑波学会决定针对不同振动的周波数,而定以α、β、θ、δ之名。
α波为八—--十四赫兹,亦即一秒内振动八----十四次。振动数超出以上者,一律称为β波。θ波为四---八赫兹,δ波则是0.4----四赫兹。
目前,国际脑波学会只使用这四种脑波。亦有的研究者使用所谓γ波,但不在讨论之列。意识状态与振动数的关系的说明,详风第十九页的图表。
· β波:14赫兹以上,心中有些事放不下,不安、焦虑、无法镇定的状态,工作效率不彰。
· α波:8—--14赫兹,精神集中时,冥想状态亦是此种状态。灵感或自觉敏锐,脑的活动活跃。
· θ波:4---8赫兹浅睡或半梦半醒之间。毫无意识活动。但若一有讯息进来,会马上醒来。
· δ波:0.4----4赫兹。熟睡中。几乎无意识,脑呈活动停止状态。
δ波出现在如同熟睡等,几乎无意识状态的时候。另外,脑波的周波数变成零的话,就是脑死了。从δ波的状态到稍有清醒的意识时,便转成θ波。浅眠的状态和此相当,一般说来,纵然毫无意识活动,人脑全体仍有某种程度的活动,只要外界一有讯息进来,怱地立即醒来而有所反应。
α波在脑活动时才会出现。我称之为「脑活动呈集中调和的状态」,此时,脑波成为八---十四千赫之波。
相对地在担心的时候、急躁不安、或极度紧张的时候等,脑波便成了β波。这种情况下,脑的活动复杂,亦可以说有各式各样的波交错重叠。
本来,脑的活动就是并行不悖的,无法将脑波分为单一周波数来加以观察。有一部分是α波,别的部分则是β波,甚至在睡觉时别的部分为θ波,这种复杂重叠的状态是很平常的。所以,主要是要辨别出来α波或β波就没错了。
但是,在强烈专注于一件事的时候,只会放出α波,而如何得到此种「纯粹的专注」,便是你我最大的问题了。
α波有三种
想一下子集中精神,必须分阶段慢慢来,α波的同波数亦随之改变。例如,在睡前我们处于恍惚状态时,便会常常放出α波来。另外,禅僧在坐禅冥想时,α波也会出来。一面坐禅一面打瞌睡的话,不仅师父会生气,也有必要说明,虽然同为α波,但质却有所不同。我将α状态分为三种。
α状态有三种:
慢速α波:8—9千赫,临睡以前头脑茫茫然的状态。脑朝睡眠或休息的方向集中,意识亦逐渐走向模糊。
中间α:9—12千赫,灵感、直觉或点子发挥威力的状态。丝毫不带紧张、身心轻松而能集中注意力的状态。
快速α:12—14千赫,高度警戒、无睱他顾的状态。在面临考试之前极度紧张时出现。
测一下在冥想状态时发出的α波的周波数,在九千赫到十一千赫之间。头脑在此周波数时是处于非常清楚的状态。另一方面,在临睡前恍惚状态下的周波数约在七---八千赫之间。也就是说,头脑在往睡眠或休息的方向集中时,和意识清楚、头脑清醒的状态是截然不同的。此时由于脑波的振动相当慢,我们称之为「慢速α」。
反之,极度紧张、朝目标虎视眈眈、肌肉紧繃的时候,会发出强力的α波。该周波数高于十二千赫以上。由于振动快速,我们称之为「快速α」。
在极度集中精神于一件事时,头脑将持续例行性的活动。例如,让一个人做12*15的心算,他便处于快速α的状态。在此种专注的状态下是无暇他想的。
通常我们有办法在同时做数件事。但是在快速α波的状态时,就不可能了。在我们读小说的时候,别人对我们说些都听不进耳,便是这个道理。脑在追逐文字时是持续着例行性的活动,处于快速α的状态,所以对别的讯息无法做出反应。
而介于慢速α和快速α之间,以周波数而言在九至十一千赫的α波中,我们称之为「中间α」。根据我长年对脑波的研究,可以确定在此中间α的状态下,对发挥才华或记忆回想有极大的作用。
在棋士专注于盘面上或演奏家在思考该如何演奏时,放出的便是中间α。亦即,中间α和独创性或创造力有极密切的关系。和创造性、独创性有些许的不同,像「灵机一动」或 「神来一笔」等亦是在中间α的状态下产生的。
所以,我们在必要的时候若能发出中间α,届时头脑清晰,能想出好主意的话便有可能在考试或运动大会上做超水准的演出。
可惜的是,如前所述,脑对所有的研究者来说仍像黑洞一样,无法正确得知在何种状态下才会变成中间α。在此,我试着建立一演绎的假说。
我们在精神恍惚的时候,也就是在慢速α的时候,脑倾向于休息,处于轻松悠闲的状态。此时强烈意识到某一个问题,脑便开始活动起来而处于中间α的状态。这个时候若又思考别的事情则非纯粹的α波状态,β波也出现了。
当我们集中精神于某事时,便易于挥洒自己的才华。同样是集中精神,快速α的情况就有所不同了。这种状下,脑筋绷得又紧又死,根本创造不出东西来。过度专注有时反而变得绑手绑脚的吧!为了从事创造性的活动或让脑有效率地吸收新的讯息或知识,还是有必要处于中间α的状态。
为了避免造成误解,须在这里说明的是,慢速α波与快速α波有其个别的意义和效用。在遇上危险紧急的状况,必须在高度紧张、专注才足以应付非常状态,排除无谓他想的快速α便不可欠缺了。「在火灾现场显现的蛮力」便是最好的例子,可说是能源消费型的头脑活动。
相反地,能源蓄积型的活动亦有必要。慢速α在专注于休息的时候并非表示活动停止,而是在补给能源,保持随时可以活动的状态。而中间α的特征,便是在平常处于思考集中状态却不带半点紧张。
因此,为了让头脑保持在良好的状态,激发头脑活动,希望在三种α波之间取得平衡。不停地保持在中间α的状态相当困难,也无意义。
最理想的,是能够创造出中间α的状态来。一旦处于中间α状态,任何人都能发挥难以置信的脑力。
我分析许多人的脑波,确信α波的效用,设计「α波训练法」并予以实践,而获得许多成果。我自己本身也每天训练,现在已能自在地活用中间α状态。练习中间α状态,有从慢速α,或相反地从快速α来进行的二种方法。
从慢速α到中间α----这个过程,可以从日常的习惯来进行。例如,晚上就寢时,我们常会有思考明日的工作该如何着手的时候吧。这个时候出乎意料之外,往往能想出相当好的主意。
换言之,头脑从松懈状态现重做思考,怱地转成为中间α,妙计于焉横生。听说汤川秀树博士的中间子理论便是躺在床上时想出来的,我想可能就是在是间α状态下的灵感吧!此外,福井谦一博士听说也是个黎明即起,在准备于枕边的笔记本上疾书的人物,他亦属于此种情形吧!
有时想要挤出个什么好办法,但想破了头却什么结果也没有。倒不如让脑袋空空,放轻松一下比较好。美国的化学家布莱特•柏格以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为对象做了一份调查报告:有百分之八十七的化学家,并非在研究室中认真思考,而是在悠闲跷二郎腿的一瞬间,不知怎么的灵感泉涌而出。在床上得到灵感的人也很多。
所以,在工作走入了死胡同而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不妨暂时将之抛在脑后听听音乐或散个步回来,反而会找到头绪。
这也可以用脑波加以说明。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不断尝试错误时的脑波是β波。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只会让头脑混混沌沌,焦虑不安而已。此刻听听音乐,将身心不必要的紧张解放出来,这时便从β波变成慢速α。在脑袋放轻松后再回到主题思考,便较容易转成中间α的状态,浮现出意想不到的好办法。
接着,是和上述方法完全相反,由快速α转移到中间α的程序。也就是一种船到桥头自然直的状态。在身心达到极度紧张,成为快速α的状态。这时尚未得到解决之策,但在思及只有放手一搏这条路的刹那,紧张于瞬间解除,突生灵感妙计,而成为中间α状态。成功网
在运动选手之中有不少这种例子。在二出局满垒的场面,只要挥出一支安打,情势即瞬间逆转。打击者就位,对方投手和自己又不太合,紧张到了极点。
在踏上打击者位置之前想想只有奋力一搏中,顺其自然时,全身轻松许多,注意力集中。这时,不可思议地似乎可以读出投手想投的球。如果只紧张得六神无主、手心冒汗,就算想猜投来的会是什么球,由于是快速α状态根本不会有灵感出现。
志贺一雅简介:日本科学家,日本脑力开发研究所所长,工学博士,著有畅销书《阿尔法脑波革命》。


本文来自:全脑学习网 http://www.51zd.net/qianneng/naobo/14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