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第一个层次:基础阅读

2014-07-12 13:43 全脑速读 手机版

我们生活在对有很高的兴趣与关心的年代。官方宣称1970年代是“读书的年代”。畅销书告诉我们为什么强尼会念书或不会念书。在初步的教学领域中,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作研究与实验。

  我们的年代会产生这样的狂热,是因为三个历史性的趋势或演变刚好聚合起来了。第一是美国在继续推行全民教育,这就是说,当然,最少要做到全国没有文盲。多年来美国一直在作这样的努力,甚至从国家草创时期就开始,成为民主生活的基石,而且也成果显著。美国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更早达到接近全民教育,因而也帮助美国成为今天高度开发的现代工业化社会。但是其中也产生了许多问题。总括而言,要教育少数具有高度学习动机的孩子阅读(通常他们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和教育一些不管动机有多微弱,或家庭有多贫困的孩子阅读,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一百年前如此,今天依然如此。

  第二个历史趋向是阅读教育的本身起了变化。迟至1870年,大家所受的阅读教育,跟早期希腊或罗马学校没什么两样。在美国,至少所谓的ABC教学法仍然掌控了整个19世纪。孩子要学着分别以每一个字母来发音—这也是这个教学法名称的由来—然后再组合成音节,先是第一、二个字母,再来是三跟四,而不管这样拼出来的字是否有意义。因此,那些想要精通语言的人,就会勤练像是ab,ac,ad,ib,ic这样的音节。当一个孩子能记住所有组合的音节时,他就可以说是懂得ABC了。

  这样的阅读教学法在19世纪中叶受到严厉的批评,于是产生了两种变革。一种是ABC教学法的改变,变成了发音法(phonic method)。这样,认字不是由字母来认,而是由发音来辨识了。为了呈现某个字母所代表的各种发音,尤其是母音,得动用许多复杂又独创的印刷技术。如果你已经五十岁以上,在学校里所学的很可能就是这一类的发音法。

  另外有一种完全不同,着重分析,而非人为的教学法。起源于德国,由霍拉斯·曼(Horace Mann)与其他的教育专家在1840年所提倡。这个教学法强调在注意到每一个字母或发音之前,先以视觉认知整个单字。后来,这种所谓的视觉法(sight method)先看整个句子与其中的含义,然后才学习认识单字,最后才是字母。这种方法在19201930年间非常盛行,那段时期也正是强调从口语阅读转变成默读的转变时期。研究发现,口语阅读的能力在默读时并非必要,因此如果是以默读为目标的话,口语阅读的教学法也不一定适用了。因此,从1920-1925年,默读理解的阅读法几乎成为一家独尊的潮流。不过,后来潮流又转向了,发音法又受到了重视—事实上,发音法从来没有遭到过淘汰。

  所有这些不同的基础阅读教学法,对某些学生来说很有用,对另外一些学生却可能不管用。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失败的案例总是引起更多的注意。结果第三次历史性的变动又兴起了。在美国,批判学校是一种传统。许多世纪以来,父母、自命专家的人与教育者都在攻击与控诉教育系统。在对学校所有的批评中,阅读教育受到最严厉的批评。现在所使用的教科书已经有长长的世系背景,而每次革新,都会带来一堆怀疑论者,与一些很难说服的观察者。

  这些批评可能对,也可能不对。但是,不论如何,随着全民教育进入新的一页,高中和大专学生日益增多,问题也呈现了新的尖锐面貌。一个不懂得如何阅读的年轻男子或年轻女子,在他追求美国梦的途中就会受到阻碍。如果他不在学校里,那主要是他个人的大问题。但如果他还在高中或大专求学,那就会成为他的老师和同学都关心的问题。

  因此,目前教育研究者非常活跃,他们的工作成果表现在许多新的阅读教学法上。在一些比较重要的新教学法中,包括了折衷教学法(eclectic approach),个别阅读教学法( individualized reading ap-proach)、语言经验教学法(language-experience approach),许多根据语言学原则而来的教学法,以及其他一些和某种特定教育计划多少挂钩的教学法。除此之外,一些新的媒介,如初期教学字母(InitialTeaching Alphabet)也被引进,有时候其中又包含了新的教学法。另外还有一些教学法如“全神贯注教学法,,(total immersion method)、“外国语言学校教法"(foreign-language-school method),以及众所周知的“看说"(see-say)、“看与说"(look-say)或“看到就说”(look-and-say)等等。毫无疑问,这些教学法都被实验证明各有巧妙之处。要判断哪一种方法才是解决所有阅读问题的万能妙药,可能还言之过早。


本文来自:全脑学习网 http://www.51zd.net/sudu/150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