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语学习心得

2010-03-22 13:27 外语学习记忆 手机版

 

我的日语学习心得 学英语学了十二年,过了四级过六级,但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竟然学了日语,并且以日语作为自己的工作语言。
  
  那是我刚读十七年级的时候,家穷,一门心思想挣钱,打着计算机的旗号,要去找工作。我也明白资本越多越挣钱的道理,所以决定增加资本。谁知道当时我是发哪门子神经,竟然在寒假回家的时候,借了一本《日语初步》的书开始自学日语。
  
  寒假倒是背了几天五十音图,但是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所以也没有记住什么东西。为了找工作,寒假没有完,我就回到了学校,一个人在宿舍里钻研日语。把那本教科书全看了一遍。然后开始找工作。
  
  我准备了一份简历,写的很特殊,因为自己出身于一个默默无闻的学校,所以在简历里声明:名校者戒。在资历上,我写道:英语六级,日语二级(只看了统共不过半个月的书,我已经号称日语二级了——后来的经历证明我的做法是正确的)。
  
  我印了不到十份简历。全部发了出去。最后让我来面试的有三家,他们有一个惊人的共同点——都是做日语软件的公司。看来,英语六级是屁用没有,日语“二级”可是应者云集。
  
  第一家是学校里面的软件公司。我去了,王老师很和蔼地接待了我。记得他说我日语很好。我现在也忘了当时是受用还是羞愧,不过估计是受用。因为我日语这么好,他当然同意要我,给我分派的工作是VC上面的臭虫调试。他们的项目组做了一个地理信息系统,但是有三个问题没有解决。百思不得其解,而项目时间很紧,所以就找我专门攻关。
  
  攻就攻贝,谁怕谁!我可不管我日语水平只有业余二级。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日文操作系统。画面上的蝌蚪文个个精神抖擞,在我眼前耀武扬威地晃,不过我倒是不眼晕,那时候正年轻,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加上原来摸过同样的操作系统,所以也不惧。然而不惧归不惧,日语的水平可不是靠胆量就能决定的,我很快在项目组长入力(日文,读做nyuryoku,输入的意思)和出力(日文,读做syututyoku,输出的意思)的叫声中露馅了。但不幸中的万幸是:日文VC的WIN32API的帮助都是英文的,这让我高兴了好几个小时。凭着英文慢班第一名的功底,我完成了百分之六十六点六六六不到头的任务,取得了我平生第一次范进中举式的工资。
  
  但是日语水平可不怎么样。王老师在给我发工资的时候,也点破了我的业余二级水平。
  
  在学校软件公司兼职的同时,因为贪财,我同时又在另一家公司坐班。当任务完成后,王老师问我是否愿意继续的时候,我婉言谢绝了。
  
  于是到了另外这家公司。这家公司当然也是做日本项目的。老板招我说主要是看见了我写的名校戒的字样。
  
  这个公司的电脑都是装的日文操作系统,每人一台,我也一台——平生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专用电脑。老板娘教我怎么输入日文。还教我怎么画汉字(日文输入法当中有画汉字的功能,如果汉字的日语读音不知道的话,可以一笔一画地画出来)。
  
  在那之前我买了一本特别管用的日语字典,是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的,名字大概叫《速查汉字字典》吧。它的特点是能够根据汉字的汉语拼音查汉字。对于还没有记熟日语假名的我来说,查询非常方便。
  
  我还买了《标准日本语》(这几乎是学习日语的必备教材)的初级两本和中级两本。还和同学合资买了磁带。
  
  我学习的进度飞快,很快就把《标准日本语》的上下册给看完了,虽然假名依旧不能全部记住,但是不影响自己飞快的进度。我继续往下读,把《标准日本语》的中级上下册也读完了。在经过这种其进锐其退也速的学习之后的某一天,我给女朋友宣布:我读日文书已经不成问题了。但是让我泄气的是,女朋友拿起我读的日文书,看了一遍,说她也能看懂,让她说文章的意思,她居然真的说了个八九不离十。可恨日语中汉字是如此之多,能看懂日文和日文盲没有什么两样。
  
  公司里有一个日本老头儿,几乎常驻在公司。但是我和他没办法交流,我的日语太菜,更菜的是我的胆量,我天生害羞,不到成为绝顶高手,决不愿意献丑,这让我丧失了极好的和日本老头操练日语的机会。日本老头英语极好,但是我的英语口语和听力和我的日语一样菜,每次我竭力想给老头说明什么的时候,老头努力半天最后总是给我说wakaranai(听不懂)。就因为日本老头,我明白了wakaranai是什么意思。
  
  在公司待了半年左右吧,老板把我发到了另外一家公司做三洋工业的项目。因为是做日本项目,所以便接触到了日文的详细式样书。正而八惊地开始读日文。当时项目经理担心大家不会读日文,特意给大家训话,说注意几个否定,剩下的就没有问题了。否定就是nai。但是有一种特殊的否定句子,却是肯定,就是sikanai。这些我们都牢记在心,读式样书居然也都对付过去了。
  
  做项目还有一个问题,写Q&A。Q&A就是质问票。如果式样书本身有问题,就要写质问票去问日方。那时候,我的日文自称业余二级,写质问票不好再麻烦项目经理,就自己在那里吭吭哧哧地写,不会的地方就先想出中文的词汇,然后去查中文词汇的日语发音,再用日语发音敲上去,如果变换的时候能变成汉字词汇,就说明日语中也可以用这样的词汇,就开始使用。靠这种方法,到项目结束,我也写了足有三十个质问票吧。
  
  这时候,我开始盘算着考日语等级考试。为了准备考试,我在等级考试报名的地方买了两本书,一本是一级考试词汇,一本是一级考试语法。都类似于字典。这两本书很合我的胃口。
  
  我报考的当然是一级。日语等级考试和英语不同,级别数字越小等级越高,一级是最高的。象我这样好高鹜远的人当然是报一级。日语一级比二级考试要难得多,原因有两点:第一,题本身就难;第二,及格分数线不一样,二级三级四级都是六十分,但一级却要求七十分。
  
  我一边打工挣钱,一边复习日语。老板娘听说我报考等级考试,把她从前考试用过的教材也给我了。这是在日本买的专门针对等级考试出的书。这本书让我领教了日本出版界的精致。是两本很不错的书。
  
  为了等级考试,我还在人大报了一个等级考试突击班。和一群小姑娘一块儿听课,眼福不浅但是艳福全无,和一个外交学院的同乡搭话,她都对我没有激起太多热忱,弄得我只好继续自己一幅死人相。
  
  这时候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我的听力。根本听不懂。我天生不善于和人交流,所以耳朵笨得出奇。学英语学了十二年也从来没有认真听懂过听力试题。学日语才学了一年,更别提了。所以我把选择题的选择权全交给了上帝,但是上帝好像也比较笨,所以我的听力题基本上没有什么正确的。
  
  这样就到了考试,在考场上上来就是听力,不幸在听力的中途有人的手机响了,我本来就听不懂心情烦躁之极,听了铃声就更不愿意静下来试图听懂,所以也终于没有听懂一道题,就匆匆忙忙地开始下面的测试。
  
  词汇语法题填写得非常顺利,即使是不懂的,我也觉得自己似乎能蒙对。阅读题是我的强项,我几乎觉得我没有理由不拿满分。
  
  然而考试结果下来,我不幸惜败。为什么说惜败呢?因为确实可惜,再努把力就过去了。我考了六十多分(计分制不是百分制,换算成百分制是这个比例)。虽败犹荣,我可以给人吹,说我比二级还牛。再碰上王老师,我会告诉他我是二级加。
  
  这之后一直在日语公司工作,日语也几乎天天接触。但是仅仅限于读写,听说依旧不能得到提高。到想来日本,和日本过来的日本老板面试的时候,我日语的听说水平依旧很低很低。我只会给他说:我要求工资n00万。多亏了我的中国老板,所以当时日本老板说的话我都弄明白了。不过不知道是我文过饰非还是真有其事,我觉得我当时似乎自己已经听懂了日本老板说的话。
  
  千禧年来日本,但是当时却没有想到一鼓作气再报一次日语等级考试,到第二年才想起来,于是又报了名。
  
  考试的前一天,给女朋友打电话,说不想去考试,当时工作压力就比较大,浑身觉得不对劲儿,胃里象塞了一块石头。但是女朋友勉励让我去考试。
  
  考试那天七点多我醒来,辗转反侧不知道是去考试还是不去。但是幸运的是在辗转反侧后我又睡着了,到考试前一个半小时(也许是一个小时)又醒了,醒了之后决定去。赶忙爬起来,急急忙忙往外跑。到熊野神社前拦了一辆出租汽车,但是上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没有铅笔,赶忙又下车去就近的便利店买了文具,再钻进车。但是司机老哥竟然是个生手,拿着地图半天找不到北,我只好下车,又换了一辆,这次是个老头,经验丰富,开车把我送到了拓殖大学的考点,花了我大约五千日元吧——要是没有考过去,我该有多心疼。
  
  考试的结果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过了。听力依旧是不好,但是因为在日本已经生活了一年多,终究是提高了,这种提高体现在听力分数上,勉强拉我过了七十分线。为什么勉强?原因是考试前词汇和语法都没有复习,考试全是吃老底儿。
  
  到此为止,算是我在日语学习的理论上获得突破吧。至于实践中,到现在我还结巴呢,按下不表。 
 
 


本文来自:全脑学习网 http://www.51zd.net/waiyu/waiyujiyi/14863.html